老龄研究

百岁老人健康相关因素分析综述

更新时间:2017-09-01 11:56:38 点击次数:278次 文章来源:


百岁老人健康相关因素分析综述

山东省医学科学院,山东省抗衰老研究中心

赵子彦,闫志晖

2016年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关于老龄化与健康的全球报告》中将健康老龄化定义为发展和维护老年健康生活所需的功能发挥的过程。着重强调了健康老龄化并不仅仅是指没有疾病。对大多数老年人来说,维持功能发挥是最为重要的。百岁及以上的长寿老人是社会中成功老年人的典型代表群体,本文通过对百岁老人健康相关因素的调查研究和综述分析,希望更多的老年人能够积极老龄化,尽可能长时间保持健康和生活自理,提高生活质量,有效地延长人们的健康期望寿命,提高我国的健康老龄化水平。

2008年我们入户面对面地调研了济南市109名百岁老人(女96人、男13人,平均年龄101.9±2.0岁,最大年龄108岁),对老人的躯体健康状况、生活状况和生活活动能力和认知能力等进行了简单的检查和问卷调查评价。采用臂式电子血压计(UA-787,日本A&D)在老人安静5-10分钟后测量坐位或卧位(不能起床者)测量血压;采用美国的Lawton和Brody于1969年制定的日常生活能力量表(ADL)对14项能力进行评分,包括两部分内容:一是躯体生活自理量表(6项:上厕所、进食、穿衣、梳洗、行走和洗澡),二是工具性日常生活能力量表(8项:打电话、购物、备餐、做家务、洗衣、使用交通工具、服药和自理经济);应用简明精神状态量表(MMSE)对认知功能缺损状况进行筛查。通过对百岁老人的一般状况、睡眠状况、躯体健康状况、日常生活能力等进行评价,现将健康相关因素调研结果与文献综述分析如下。

一、遗传因素

人类寿命的个体差异很大,个体寿命的长短取决于遗传、环境因素以及生活方式的相互作用。现代医学研究表明,基因是决定细胞、组织器官和机体衰老的内在关键因素,外界环境因素是影响衰老和衰老速度的外在因素,个体的寿命是基因(内因)和外界环境(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国外调研结果显示,大多数人可以活到85岁左右,此后,遗传因素对人类寿命的影响作用越来越重要,要活到百岁取决于遗传因素和生活或环境因素的相互作用,而在超级百岁(≥110岁)人群中,遗传因素起决定性作用,良好的遗传因素使他们能够更健康长寿及避免罹患大多数衰老相关性疾病。

1、百岁人群的家族长寿状况:我们调研的109名百岁老人的家族寿命史显示,有1名以上亲属寿命超过100岁者6人(6.0%),超过90岁者20人(20.2%),超过80岁者47人(47.5%),提示遗传因素与长寿的相关性。山东省长寿之乡,单县、城阳、乳山及平邑的285名百岁老人中167人(58.55%)有家族长寿史;平邑县、青岛城阳区、单县、乳山市、费县的255名百岁老人中103人(40.39%)有家族长寿史;乳山市的104位百岁老人中79人(76%)有明确的家族长寿史。国外许多家族调研结果显示出长寿的家族聚集性及其后代良好的健康与寿命预期。

2、百岁人群的女性优势:女性寿命比男性长已成为普遍规律,在百岁老人中,女性人口远远多于男性人口。我们调研的109名百岁老人中,女性96人(88.1%)、男性13人(11.9%),2016年底山东省百岁老人总数5788人,其中女性4805人(83%),男性983人(17%),女性比例明显高于男性。尽管我国、山东省及济南市的总人口中都是男性高于女性,并且婴儿出生性别比也是男性偏高,由此可见百岁人群中的女性优势。国内外大多数调研结果也显示出百岁老人中女性的性别优势,如,1998年“中国高龄老人健康长寿”课题调研了2274名100 -105岁的百岁老人,男女性别比为1:4;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可见百岁老人中男性为24.63%,女性75.37%,女性是男性的3.06倍;Perls调研的424名美国百岁老人中女性占85%(323人),男性占15%(101人)。为什么女性寿命明显长于男性,主要是遗传因素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女性有双X染色体,X染色体比Y染色长五倍,X染色体有很多免疫基因,而Y染色体则很少,因而男性的抗病能力相对于女性较弱。此外,许多后天因素也会影响男性的寿命,如职业危险性和抽烟酗酒不良生活方式等均是男性高于女性。

3、长寿相关基因研究进展:从遗传角度考虑,要活到百岁,遗传因素起决定性的作用。长寿的首要条件是,长寿者的遗传背景之中缺乏老年相关疾病的易感基因多态性。长寿相关基因是多基因,与免疫、能量代谢、糖和脂肪代谢等相关的基因均能影响人类寿命。例如,载脂蛋白E是身体脂代谢中重要的载体,有多种重要的生理功能,在人类研究中已证实载脂蛋白E基因多态性(是老年痴呆、心脑血管疾病、糖尿病等的相关基因)与长寿负相关。从1998年开始的中国健康长寿纵向性研究(Chinese Longitudinal Healthy Longevity Study,CLHLS)是世界上最大的长寿人群研究,面对面地调研了百岁以上16,582人,90岁以上23,207人及其他年龄对照组人群,采集了24,693汉族人的DNA,包括百岁组4849人,90岁组5190人等。在长寿相关基因研究方面已取得许多突破性发现,如,长寿相关基因方面,确认11个独立基因位点,其中两个是新发现;另外,还确认了8个独立基因位点与欧美人群的相似性及差异性。CLHLS将于今年展开第七次调研和采样,可以预见在长寿的遗传研究方面将会取得更大进展。

二、健康状况

1、百岁人群的健康类型:Evert等问卷调研了424名美国百岁老人,根据是否患有衰老相关性疾病(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中风、皮肤癌症、非皮肤癌症、骨质疏松、甲状腺疾患、帕金森氏病、慢性阻塞性肺病等)的情况将百岁老人分为三种类型,1、幸存者(Survivors):80岁之前患有年龄相关疾病,38%的老人(男性24%和女性43%)属于此类型;2、延缓者(Delayers):80岁后患有疾病,43%的老人(男性44%和女性42%)属于此类型;3、幸免者(Escapers):达到百岁而无衰老相关性疾病,19%的老人(男性32%和女性15%)属于此类型。此外,这些老人中的87%男性和83%女性延缓或幸免发生严重致死性疾患(如,心脏事件、非皮肤癌和中风)。

我们调研的109名老人多是低龄百岁,平均年龄101.9±2.0岁。基本健康者32人(占29.4%),心脑血管疾病(冠心病、高血压等)是百岁老人患病率最高(21人,19.3%)的疾病,其中有半数(12人,11.0%)发生过脑卒中;其次为骨折18人(16.5%),呼吸系统疾病15人(13.8%),消化系统疾病15人(13.8%),关节疾患7人(15人(13.8%)),精神疾患2人(1.8),1人患有乳腺癌(0.9%),1人患有糖尿病(0.9%)及其它疾患6人(5.5%),部分老人患有1种以上疾病。此组百岁人群中有29%的老人自我报告基本健康(但不能排除部分老人患有潜在的疾病),可以归类于幸免者;大部分老人(70%以上)可以归类于幸存者或延缓者(因为无法确认百岁老人个体的具体患病年龄)。近20%的老人报告患有心脑血管疾病,但是,走访时测量了102名老人的偶测血压(老人安静10分钟以后测量)结果显示,血压升高(>140/90 mmHg,收缩压/舒张压)69人(占67.6%),平均血压为169.4/84.5 ± 22.1/12.9mmHg,其中仅6人有高血压病史。尽管百岁人群的心血管疾病发病率低于其它年龄段人群,但其仍是百岁人群罹患的第一位疾病。1名乳腺癌患者是在九十多岁时发现患病,肿瘤生长缓慢,她未作治疗而幸存至百岁,文献综述分析也显示,通常在百岁人群中发生的癌症较沉寂,生长缓慢和较少威胁性。此外,仅有1名百岁糖尿病患者,正如文献报导,长寿人群中糖尿病发病率低于老年人群(65-84岁),糖尿病对于幸存到百岁是一个负性因素。

2、百岁人群中男性健康状况优于女性:一般说来,女性寿命比男性长,女性百岁老人远远多于男性,因为对于男性来说,必须相对地无疾病才能达到百岁,与女性相比他们更需要获益于遗传优势,或是良好的遗传与环境相互结合而达到百岁,也就是为什么男性只占百岁人群的15%左右。Evert等调研的424名百岁老人的健康分类显示,男性百岁老人大多数(76%)属于幸免者(32%)和延缓者(44%),相比之下,女性中幸免者的比例仅为15%,明显低于男性,而幸存者的比例高达43%,明显高于男性的24%。男性长寿老人虽然数量上少,却比女性更健康,但是没有幸存的优势,因为,男性老人一旦出现明显的健康问题,他们的死亡危险性迅速升高,特别是高于同龄女性。

我们调研的109名百岁老人中,基本健康者中男女比例相近,男性4人(30.8%),女性28人(29.2%),心脑血管疾病比例也是男女相似。但是,男性中没有骨折、癌症和糖尿病患者,骨折患者占女性的18.75%,骨折是老人致残的主要原因,因而,男性的健康状况优于女性。尹志娟等对山东省长寿之乡百岁老人健康状况的性别差异分析显示,性别差异与百岁老人的健康密切相关,自评健康方面女性比男性差,女性的听力障碍,眼部疾病和慢性病患病率比男性高,但男性呼吸系统疾病患病率比女性高。

三、生活质量

百岁人群是社会中成功老年人的典型代表群体,多数具有较高的生活质量,如Perls等调研及综述文献报导,90%左右的百岁老人能够延缓临床认知功能损害到至少平均92岁,大多数只是在生命的最后3-5年出现认知功能下降,超级百岁(≥110岁)老人则能够在百岁时仍保持较好的基本功能和生活能力。

1、多数百岁老人有较好的生活质量:ADL量表分析显示,我们调研的109名百岁老人中55.1%有较好的生活质量,具有基本的躯体生活自理能力(如起床、穿衣、梳洗、进食、如厕等),67%能够自己进食,近80%的老人能够进食正常或较软食物,保证营养的供应,维持健康状态。在较高躯体生活自理能力方面,50%以上能够平地步行和用手指抓东西或搬东西;50%以上老人能够较好的完成弯腰从地上捡东西(其中19.3%有些困难);但是多数老人自己不能上下楼梯、洗澡、剪脚趾甲等。视力与听力明显影响百岁老人的日常活动及与外界交流的能力,因此严重影响老人的生活质量,视力方面,40%以上的老人远近视力明显下降,10%以上视力完全丧失;听力方面,47.7%的百岁老人听力严重受损,7%以上听力完全丧失;在与他人交流与理解方面,36.7%的百岁老人非常困难,10%左右与他人无法交流与理解;但约有10%听力丧失的老人能通过手势等面对面的交流方式,与他人达到交流与理解。在工具性日常生活能力(如打电话、购物、备餐、简单家务、使用交通工具、服药和管理财物等)方面,多数老人的能力明显降低。国外(美国、希腊、日本等)百岁老人调研资料也显示,多数百岁老人有较好的生活质量,并非必然与失能、疾病为伴和全部依赖与他人的照料,特别是在超级百岁老人中。

我们的调研结果显示,脑卒中和骨折是导致老人生活质量下降的重要原因。脑卒中后的老人无生活质量良好的,60%以上生活质量差,其中40%以上的老人生活质量极差;骨折后的老人生活质量也明显下降,60%以上生活质量差,其中近40%的老人生活质量极差;仅有三分之一的老人脑卒中和骨折后维持较好生活质量,他们多数为患病后遗症较轻者。

2、百岁人群中血压对生活质量的影响:我们调研测量了102名百岁老人的偶测血压,平均为151.8±32.5/79.1±14.5 mmHg,如按成人高血压诊断标准则67.6%(69人,仅6人有高血压病史)的百岁老人血压高。我们的调研结果分析显示,收缩压≥120 mmHg或舒张压≥80 mmHg老人的生活活动能力明显好于血压下降者(收缩压<120 mmHg或舒张压<80 mmHg)。国外研究也有相似的分析结论,Takayama等对东京的302名百岁老人调研结果显示,血压高的老人反而有较高水平的体力和认知能力;Darviri等调研的47名基本健康和生活自理的希腊百岁人群中51%血压高(包括病史与走访时测量血压结果);此外,Rastas等对芬兰521例85岁或以上的老年人进行了为期9年的随访,479人死亡,在除去其它因素后,任何原因的死亡均与低收缩压(收缩压<140mmHg)高度相关。随着年龄增长血管硬化程度增加,要保证重要脏器的足够血流量需要一定的血压,在一定范围内血压升高可能是维持机体正常生理功能的一种适应性改变。因此,偶测血压较高的百岁老人多数睡眠习惯良好、生活自理能力较强,提示长寿老人的血压在一定范围内升高可能对健康有益,但过度升高则也可能是潜在诱发心脑血管事件的危险信号。

3、百岁人群中男性生活质量高于女性:与健康状况相关,百岁老人中男性的生活质量也相应比女性要好。我们对百岁老人的日常生活质量进行评分(改良ADL),结果显示,大多数(69.23%)男性百岁老人具有良好(23.08%)和较好(46.15%)以上的生活质量,高于女性中半数(53.13%)具有良好(18.75 %)和较好(34.38%)生活质量的比例。可能与男性百岁老人中没有骨折患者有关,因为骨折是导致老人生活质量明显下降的重要原因之一。Cevenini等采用多种分类方法,特别是采用以功能为基础(认知、SMMSE,体质和日常生活能力)的方法分类长寿人群,与女性相比有男性更多属于功能健康,但是,各种分类均显示出男性的死亡率与死亡危险性要高于同龄女性。



责任编辑:sdllb